坛坛坛坛坛

美丽啊 向死而活

【双姜】会有前路

艾伦:

COUPLE:姜丹尼尔/姜东昊


WARNING:请勿上升真人,转出LOFTER。


提要:现实向预警。发生在六月十七日凌晨的事情。


祝丹尼尔和东昊未来一切都好。




我其实写了一个双姜的甜饼。但是写到一半,三千多字,发现感觉很不好,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就没有再写下去了。


现在,只能祝福两位,会有前路。


 


 


“一两祝你手边多银财,二两祝你方寸永不乱。"








练习生们在一起闹了很久很久才分开。盛宴的结尾,即使没有酒杯和美食,但男人们却依旧可以彼此相拥,红着眼眶,或挑起嘴角,接受一切。


 


这很恰当。丹尼尔也是这样。打开组里的芳心纵火犯鞠了最后一个九十度的躬,终于得到了他值得的。走下座位,大家在庆祝,而他未有任何间隙地处在当中。他很开心。


 


所有事情都超出预计。他很高兴。智圣哥也很高兴。拖着行李箱来到节目组的第一天,他还没有做好一位出道的准备。他有实力,但拿捏得刚到好处的野心也未让他膨胀。一切又似乎是理所应当的。他告诉全世界,恶名都是虚假的。


 


他坐在回宿舍的保姆车上,因为兴奋而不能好好休息。智圣还在给家里人打电话,声音带着哭腔,男孩伸手好好安慰他,把兄长抱进怀里。智圣眼泪流了满脸,因为这么多年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而无法停止呜咽。


 


而后他胸口突然一滞。丹尼尔突然想起一个同样努力却还未曾依赖过他的人。


 


结束之后他一直没看到东昊哥。男孩暂时压抑了他的开心,眉头皱出一个细不可闻的V字。他没有印象了。来去祝贺的人太多,从身前身后拥抱的人太多,他不可能每个都牢牢记下,而只是用微笑予以回复。


 


但他在意这个。东昊哥来了吗?


 


年轻的男人让心事缓慢发酵。他们马上就要到宿舍了,然后收拾东西,走过下一段路。他已经计划好今天一定要好好睡觉,现在却突然没了欲望。他已经悄悄把情愫与其他念头都压抑在姜东昊每日的靠近中,但在这个时候他却发现自己即将失去最后一点安非他命。


 


他朦胧记得东昊的声音。他坐在一位上,东昊哥站在下面,他们隔得很远。这些所有的都不是丹尼尔能够操控的。他只能发觉指尖的温度突然流失,冰凉注入掌心。


 


智圣在他胸口终于停止了哭泣。他挤出一个微笑,算作艰难的安慰。智圣眼眶红红,目光穿过窗外黯淡街灯照射进来的变幻光线,落在他面颊上。丹尼尔觉得有些窒息,伸手准备推开智圣。尔后他突然想起第一天和智圣开的那些玩笑,要和NUEST的哥哥们一起去网吧,要和他们一起吃饭,要玩手腕先发,要唱歌,签名和拥抱。


 


智圣还记得。他也记起来了。他还记得他们对年轻点的练习生笑着开玩笑,智圣说他们还没见过人生里更加艰难的那些东西,因此不会变的沉重,还能轻快地在台上搭着肩膀蹦蹦跳跳。那个时候他只是笑着应和了,脑子里浮现的是自己辛苦得难以忍受的练习生生活。


 


如今他发现,艰难远远不止于那些。那是一个难以想象的范畴,包含着难以忍受的悲伤。而且这不是他一个人能决定的。丹尼尔松了肩膀,靠在座椅上深呼吸。这下轮到智圣安慰他。智圣虽然说话幽默但这不意味着他会忘记所有,从这个节目第一天起,他便记下了自己在这场赌局里的每一句话。


 


赢得也要失去。丹尼尔得接受这个。智圣的手掌轻轻按压男孩的肩膀。丹尼尔只觉得迷茫,他没有眼泪,也没有愤怒——他不能对着任何一个人愤怒,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的。时也命也,只是他不知道以后怎么办。姜丹尼尔不知道。


 


也许在这天到来之前他就应该表白的。即使不知道东昊的心意,他也应该放手一搏的。开玩笑的说跨团恋爱在前辈间早有了先河。但他没有说。没有开始就没有结束,也没有拒绝和同意,只能留着他坐在保姆车里纠结得要命。打开组是他最后的机会,但是理智而言,节目的紧要关头,他没有任何方法去争取。假若要有无论什么路走,所有的事情都应该给他的努力让位,让他如同现在这样爬到最高峰去。


 


因此他终于是WANNAONE的C位。却又感觉,有很多事情没看清楚。


 


姜东昊没给他这个时间。车停下来,然后他便看见钟炫和珉起推着行李从房间里出来。丹尼尔几乎立刻慌了神。智圣帮他拉开门推着他肩膀叫他下去,他已经看清了弟弟所有的心意,甚至已经看透所有的事后发展,但他抿着嘴唇什么也没有多说。丹尼尔跳下车,看到帮忙拿着大包小包的东昊也出来了。他接过东昊抱得艰难的背包,没有说话。东昊的视线被遮挡,他看不清男孩,以为是工作人员也就无声地让他拿了去。


 


丹尼尔快步走到车尾,帮东昊把东西卸下来。东昊这才看清楚是他,想起他们似乎一整夜还没说上两句话。男人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掩盖他肌肉僵硬笑得难看的事实,过了很久他们同时开口又同时请对方先说,尴尬得无以复加。


 


丹尼尔想问他为什么这么急着走,为什么不能再留下来一会儿,至少也给他们一次像在练习室里聊天的机会。但是姜东昊没有。姜东昊已经自作主张地替丹尼尔做了决定了——这是对的。彼此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是最好的。但是东昊实在有些残忍。


 


最后还是东昊先动作了。他其实有很多玩笑话可以说,但是想想都觉得奇怪。什么以后你就要叫我前辈了,以后带着大辉可要记得安慰他别哭啊,之类的。但是都在提醒他一个事实。他其实已经有所预感,便做好了心理反应,整个夜晚都用微笑控制面部表情。假若现在过于情感充沛,反而会被眼前人看出端倪。他的腿还在隐隐作痛,所以他只能用手扶着车边,艰难地吞咽着。


 


姜东昊不愿意让丹尼尔看出他是怎么想的。他是前辈了,他便认为这种结果对于两个人都很好。现在是三岔路口,该分手了。他向来做事干脆利落,即使这个决定艰难,他也愿意快刀斩乱麻。要是这种感情可以成为一种极易过期又不会发臭的零食就好了,东昊心底默默。就记得它曾经好吃过就成了。


 


于是他也什么都没说,伸出手拥抱男孩,把脑袋搁在釜山男人的宽肩上。丹尼尔沉默,手臂抬起,紧紧箍住东昊。于是他们终于在彼此看不到的地方露出沉重表情,没有微笑,只是拥抱得更深一点,更用力一点。


 


剩给他们的时间不太多了。红绿灯交换着颜色。珉起和钟炫上车。智圣还在等他,他们都有自己的路要走。至于以后这两条路会不会交叉他们不知道,至于以后这两条路是平坦是坎坷他们也不知道。他们欣喜或悲哀于前路,但却同样被新一轮的困惑所吞噬。


 


就到这儿了。东昊放开他,低声没说好好保重什么的,只是叫丹尼尔有问题就打他电话。丹尼尔点了点头,向后退了两步,让东昊放下车盖。男人回头看了他一眼,转身向车前走。男孩转过头去,快步向着自己车的方向走去,没有看东昊。然后他听见汽车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逐渐远去,身后逐渐暗淡。


 


他们上了车,闭上眼睛。


 


他们只能安慰自己,还没结束。


 


会有前路,会有前路。




END

评论

热度(53)

  1. 坛坛坛坛坛艾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