坛坛坛坛坛

美丽啊 向死而活

【琅琊榜同人】#蔺靖#《你头上有灯泡!》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可爱了❤

九只梨:

  #蔺靖##有病向##靖王的七珠冠太出戏#




  蔺晨头一回看见靖王的头冠亮起来时,以为自己的眼睛出了毛病。




  七颗珠子,亮了三颗,明晃晃的红光有点扎眼。蔺晨盯着头冠看了三秒,便忍不住转过头去避开那刺眼的光芒。




  他不着痕迹地给梅长苏使了个眼色,然而倚着苏哥哥叠纸船玩的飞流将他俩挡了个严严实实,琅琊阁少阁主的“秋波”非但没送到梅长苏眼里去,反倒被靖王抓了个正着。




  “蔺阁主好像并不同意我的看法?”萧景琰瞥了他一眼,头冠上亮起的三颗红珠子中,有一颗闪了闪,光芒瞬间黯淡下去了。




  “哪里,靖王殿下真知灼见,我怎敢有异议。”蔺晨收起手里的扇子,笑着冲他行了个礼,然而身子还没直起来,飞流的声音就直直地插了进来。




  “没听!”依旧是言简意赅的两个字,梅长苏自然而然地充当了飞流的翻译,随意解释道:“飞流说,刚刚殿下说的,蔺阁主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蔺晨的笑尴尬地卡在脸上一秒钟,萧景琰的表情依旧平静,丝毫看不出不高兴,然而那刻光芒黯淡的小珠子这回彻底灭了下去。




  蔺晨又惊又奇,却不敢再盯着靖王看,生怕惹他怀疑。于是只好揣着手端坐在一旁,枯等梅长苏和靖王议事完毕。




  他今日异动全然被梅长苏收入眼中,靖王告辞后,还未等他出了苏宅大门梅长苏便忍不住拿蔺晨来打趣:“少阁主觉的,景琰生的可还好看?”




  “身长玉立,气度不凡,却非我所好。”蔺晨紧跟着他的话说,然而眉峰一挑,长手一伸往飞流的脸蛋上掐了一把,吓得飞流扔了手里的甜瓜直接窜上了房梁:“还是飞流长的可爱。”




  “你平日里,除了飞流和各路美人,可少有将目光停在谁身上那么久的。”梅长苏眉头轻拧,“景琰可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蔺晨犹豫了一下,终道:“没什么,只是好奇让你念念不忘的靖王是个什么样子罢了,如今看来平常,不过两只眼睛一张嘴而已。”




  “你也是!”飞流从房梁上探下头来,蔺晨假装生气般冲他丢了个桔子:“你的苏哥哥也是呢!”




  靖王头上的珠子还是勾起了蔺晨的好奇心。隔日梅长苏于密室见靖王,他居然死缠烂打一块跟了去。




  萧景琰并不忌于蔺晨的存在,在密室中和梅长苏依旧该说什么就说什么。蔺晨也一改往日的嬉皮笑脸,竟安安静静地坐在梅长苏身侧,偶尔插上一两句话也是一语中的,恰到好处。两人密谈叫蔺晨搅了进去,萧景琰竟渐渐放开梅长苏,也开始专注而认真地陷于蔺晨的言谈中了。




  “想不到蔺先生对时事竟有如此独到的见解。”萧景琰笑道,头冠上的第三颗珠子一闪一闪,“叮”的一下亮了起来。




  梅长苏看了蔺晨一眼,却发觉好友正在用平日里看飞流的目光看着靖王,心中警铃大作,顺势一拜道:“天色已晚,殿下也该早点回去歇息了。”




  “今日聊的投机,我竟忘了苏先生身体不好。”萧景琰一拜,“二位先生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从密室中出来,蔺晨还来不及跑出内室便被飞流拦下,他转身,看见梅长苏拉下脸:“蔺晨,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在做什么?”




  “你这话我可就听不懂了。”蔺晨故意装作迷惑的样子,“我今日所作所为,可有丢你的脸,让靖王不开心了?”




  梅长苏一时语塞,紧接着道:“你上回表现这般热忱,还是在对江苏才女春娘献殷勤的时候。只是靖王可不是春娘,你若让他伤心,他只怕会一剑砍了你。”




  蔺晨哈哈一笑,接着跟梅长苏打马虎:“我何时让美人伤心过?”




  梅长苏自顾自斟了杯茶,摇头笑道:“你前日还说,景琰非你所好。”




  他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竟拿靖王开起玩笑来,只可惜正主已回自己的府邸,不然听到如此言语说不定会气的脸色发黑。




  蔺晨在金陵除了折腾飞流和给梅长苏灌药之外发展了第三个爱好,那就是观察靖王头顶的七珠冠。




  除却密道之谈一次不拉之外,他往靖王府跑的次数也渐渐多了起来。只是每每密谈他胸盛天下事,总能和靖王说个尽兴。白天去拜访靖王府又往往没个正形,时不时冒出两句叫靖王脸黑的惊人之语。




  靖王头上的珠子亮了又灭,灭了又亮。蔺晨也渐渐摸清珠子光芒强弱的规律。若靖王对他不满,则珠子光芒大减直至熄灭。反之则亮,光芒长久不息。




  然而奇怪的是无论蔺晨如何取悦靖王或者惹他不高兴,靖王头冠上的珠子总不会全亮亦或全灭。蔺晨不懂这是为何,不明白靖王头冠为何有如此奇怪的现象,更不知道为何只有他一人能够看见。他明里暗里提示梅长苏多次,甚至摆明了问飞流有没有看见“水牛”头上亮起的小灯泡,然而竟没有一人如他可见此异象。




  “我怕是殿下的命定之人呢。”他曾对靖王这么说,然而萧景琰只是以为他又在犯浑,默默剥了桔子递给梅长苏,连白眼也懒得对蔺晨翻一个。




  四月皇家围猎,他也混进了梅长苏的侍从队伍里。誉王联手夏江起兵谋反,靖王孤身去调纪城军,他不知如何从包围圈中脱身出来,站在山下小道,接住了从山坡上一路冲杀下来的萧景琰。当时乌云遮月,山下丛林茂密并无一丝光亮,蔺晨走在靖王前方,借着七珠冠上发出的红光,用剑斩开一条道路。




  靖王沉默地跟在他身后,良久才道:“你该呆在山上陪着苏先生。”




  “他有飞流跟着呢,皇上有静妃娘娘陪着,蒙大统领手领精锐也不会有事。”蔺晨拨开面前的树枝,见前方黑洞洞的看不清楚,便对萧景琰招了招手。




  萧景琰走上前,蔺晨将头凑到他头顶,借着红光隐隐看见一条小道,大喜道:“这似乎是条近路。”




  “先生夜间视力还真是好。”萧景琰的眼睛已适应了黑暗,但仍是黑蒙蒙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只有跟你在一起才看得清夜路。”蔺晨抓住他挂在腰间的剑鞘,带着他往前走,“你可是我的指路明灯呢,靖王殿下。”




  “而你是我命定之人。”




  蔺晨稍愣了一下,紧接着意识到这句话是自己说给靖王听的,于是笑起来。他不敢笑出声来,怕惹来追兵,只好压低了声音,装作一本正经道:“我是现在陪着你走夜路的人。殿下,长路漫漫,可有我陪着你呢。”




  靖王没有接话,然而蔺晨突然觉的眼前的路清晰了许多,他后知后觉地望向靖王的头冠,发现那七颗珠子竟都亮了起来。




  “还有苏先生。”靖王慢慢道,蔺晨将目光从他头顶上移下来,看着他的眼睛,在那如夜一般漆黑的瞳孔中,蔺晨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苏兄现在可在山上坐着给飞流折纸鹤呢,现在陪殿下走夜路的可是我。”他傲然抬头,向前走的脚步却没有丝毫停顿。




  然而靖王停下了,而后蔺晨听到了靖王惊诧的声音:“先生,你在发光!”




  蔺晨愣了一下,紧接着问道:“红的白的?”




  “……白色的。”




  “太好了,你来带路,这红光看得我头疼。”




  他后撤一步,躲到萧景琰身后。




  “……本王,也在发光吗?”




  “是啊,殿下,你的头上可顶着七根小蜡烛呢。”




  END



评论

热度(1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