坛坛坛坛坛

美丽啊 向死而活

写给十二万

唉……十二万太太炸出来更多的太太……

chloec的树洞吐槽花痴专用号:

写给十二万




十二万还有一篇九州没完结,剩下的基本上都平坑了。我就写点什么吧,跪求远游早日平坑,




先说欢遇。


欢遇这个题,看着就是BE,满心满眼的“往古皆欢遇,我独困于今”。


说起来,这个短漫把我捅成刀的是最甜的时候。蔺靖成婚,有5个孩子。蔺晨托着下巴,闭着眼睛一脸得意,得意他的不得不失去。




然后灯火阑珊处,靖王望着兔子灯,望不见那个曾经耳鬓厮磨的灵魂。


再后来,天子死国,当断则断。


只是舍不得一只兔子灯。




黄泉路这么长,漫天都是花灯,他只抱着一盏。




再言陈大方和蔺春风。




从一开始就知道是BE,flag遍布全文。




第一篇讲的是陈大方与蔺春风的相互救赎。被陈大方点醒,他当做为百姓做一些实事,对父亲态度的变化,是他成熟的开始。


陈大方的第二个故事我觉得就是排骨记。他当时还没有完全解脱,于是只是隐晦曲折地讲了一个类似的故事。内涵是一样的,琅琊阁无法控制他们给出信息的后果。他的痛苦是全文都存在的,所以他看似清醒,但是在爱情里活得醉生梦死,逃避现实。他自欺欺人地认为基于金钱的信息平等是优于基于政治地位的信息分配,这个标准的与社会生产力脱节的思想是BE的源头。




第二篇也有反映。他不喜欢死人,更清楚地知道人不能替天行道,这是他血的教训。




排骨记中“春风有意,深宫难锁”是对后文萧景琰的交代。


蔺晨在蓟州开酒馆等着他的几年,他都是清楚的,只是知道谈也没用,不如不谈。春风无意,玉门不度。


至于蔺晨叮嘱萧景琰不要做傻事,我觉得不是flag。就是普通的对比吧,因为萧景琰没有做傻事,他做了正确的决定,所以才会BE。




桃花记是萧景琰对情报系统动心的开始。也是他学会设局的开始,更是蔺晨爱到万劫不复的开始。第二十四节已经很明显了,他设局引祸首出来,但是蔺晨拼却生死也不会让他有万不得已。两人此时拼却生死的理由已经完全不同了。




挂面记很简单,交代了萧景琰对父皇的理解,对帝王责任的理解。


所有人的生日愿望都实现了。蔺晨许愿哑巴叔的愿望能实现,他回家了。他许愿天下泰平,海晏河清,也实现了。萧景琰许愿父皇不要失望,他也实现了。




赖床记更简单,阁主作大死。


火锅记铺垫了各国情报机构崛起的大背景。萧景琰设局第一次算进了蔺晨。这个故事叫蔺晨讲也是第二个故事。萧景琰没有办法料到风箱儿和火炉子会死,这就是蔺晨的担忧。并且他已经很委婉地说明:他为道死,而萧景琰是为国死的人。




花灯记也是铺垫萧景琰对于梁王除掉祁王的理解。早一点遇到蔺晨,他或许会做别的打算。再到一个要开心,一个要成长,其实已经很不一样了。




长枪记flag满篇,不多说。就说三点。


一者,琅琊阁的定价。cost-based principles,当然用comparables估价也是有的。这个模式使得蔺晨可以自欺欺人。他觉得自己这样是公平的,避免了他通过定价而间接替天行道的可能。他对琅琊阁的定义是self-sustain social enterprise,而非charity,这是基于生产力局限。


二者,蔺晨他们唱歌那段。蔺晨唱的是考槃,唱隐者之乐,孤独的快乐,并不寂寞。萧景琰唱的是天作,唱君王的责任。


三者,萧景琰点破蔺晨的自欺欺人,其实是蔺晨思考的开始。他想烧琅琊阁也是这里开始。




庙会记是他们HE的可能。


萧景琰显示出官府高效情报机构的作用,坦诚了自己的用意。蔺晨还在思考,所以避而不答, 用【我们还是在说这件事么?】荡开了,因为他知道萧景琰通透。




鸽哨小记也很简单。


假鸽哨是阁主散的,意在取消靖王手中鸽哨的权威性。靖王猜到了,让列将军去一起查。列将军查到了,萧景琰也知道。只是心软了,所以烧了奏折。


蔺晨送鸽哨给孩子,一颗古登堡之心都要炸裂了,到这儿真的是妥妥要BE的结果,庙会记里HE的可能在这里变得微乎其微。




烟火记是压死骆驼最后一根稻草。




我觉得BE得还算合理,至少从我的角度逻辑上是理得请的。但是感情上的事和逻辑理不理得清是两回事。




我爱你同我要这样做,也是两回事。




我不觉得这里蔺靖最后有HE的可能,如果有一句话HE那就是:萧景琰当年曾想过赴约。




再说衣不如故。


简直是最温柔的一篇。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反用其意,衣不如故,说明两边还是有情的。


一件旧衣,一段旧情。




我没办法忘记特别傻的一段。就是两个人叫彼此的名字,但也只是叫叫而已。


这段的温柔可爱蔺靖文里首屈一指,两个傻人,傻乎乎地相爱。不问前尘,不问后果。相思为引,就问你是不是中了我的毒。




最后的结局还是很温情的。


无论蔺晨在金陵住多久,他都是客居金陵。无论他在江湖的何处,他都在家中。




所幸原作蔺晨形象比较模糊,这篇里蔺晨的形象设定有点类似令狐冲。他是自由的,不应当被一双手扣住他的自由。所以萧景琰放手。




江湖那么大,不是容不下一个庙堂的。对于他们而言,这世上最棒的事,就是曾经爱上过最好的人,就算这段感情最后只剩下一件旧衣服,哪怕这件旧衣服烧了毁了,他们曾经相爱过,就是世间存在过一往而深的明证。






最后说九州,因为……还没有完结,但是已经虐得我打不出字来。




这文修过。原先是大大方方的直叙,九州风物一一列开,叫人目不暇接。


然后重修了,大改。


故事从结尾开始讲,九州缥缈录的写法和口气,作者你出来我们打一架。但这么写更苍凉也更九州。




列战英是一个无翼民,干的却是杀手的行当。我不晓得还有多少人在看九州,就是这不想干的一个介绍,就有十万字的前言可以补充。他年纪不大,可经历一定不会少。未必所有杀手都是鹤雪,但所有的羽人都梦想着回到厌火城。




作为一只魅,蔺晨有着几乎永生的寿数,他与一个寻常人类的爱情,会有怎样的结果,我其实并不清楚。不过我萌过AL。




这段旅程刚开始,其实不应当就这样看到最后。然而我还是没办法忽视这个题目。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这句话适用九州大陆上的很多,姬野和阿苏勒,息衍和白毅,以及刚刚踏上旅程的蔺晨和萧景琰。


他们会遇见什么?




长评跪求九州早日平坑,我吊着一口气被快吊死了……以及……重修=更虐我一定不是错觉!!!!


更完了,我在下面接着更完看完全文的长评……









评论

热度(328)

  1. 狐狐Anthea的宽粉喵做枚傻瓜 快乐吃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玫瑰
  2. 做枚傻瓜 快乐吃瓜chloec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