坛坛坛坛坛

美丽啊 向死而活

龙图(楼诚AU)

完结啦!

特能苏:

(十)


驯龙守则第十条:请慎重为您的龙挑选伴侣,因为龙一生只结合一次。


明诚推开门走了进去,他没有关上门,门外竖起了八方的耳朵。


明楼站起来,迎了上去。


两人轻微迅速的相互点了点头,事都成了。


 


“你还知道来这上班?!你不是已经择了高枝了吗?阿诚长官如此屈尊下就,我明楼受不起,还是请您去梅花堂办公吧。”


“你杀了明台?!”


“我的好弟弟早就一心想致我于死地了。”


“那我呢?下一个是不是就是我?!”


“我明家哪里对不住你们?收养你们,吃穿用度如同少爷,可你们呢?!恩将仇报,个个都是白眼狼!”明楼暴跳如雷,走过去,一脚踹关了办公室的门。


 


“顺利吗?”明楼走近,问。


明诚点头,“都已经转移出了上海,南田洋子也对密码本深信不疑。”


“很好!”明楼看着明诚,“辛苦你了。”


明诚笑了笑。


明楼也不禁微笑起来。可他突然笑意僵在了脸上,他伸手来解明诚的领口,明诚躲了下,明楼狠狠的看了他一眼。


解开三枚扣子,那挂表,就直冲冲的跃入了明楼的眼中。


“混账!”明楼凶狠的骂着,“混账!混账!混账!”


他的手微微抖,然后他一把扣住明诚的后脖,将明诚往自己面前一带。


两人额头抵在一起,明诚能清晰的感到明楼炙热的呼吸,那呼吸都如同带着要燎原的怒火。


“终有一日,我会杀了她的。”


“嗯。”


“我会把它取下来的。”


“嗯。”


明楼词穷了,但他不想放手。


 


明诚开口打破了沉静,“黎叔是明台的亲生父亲。”


“我知道。”


“黎叔是通过翻旧报纸,找到了你们当年发得寻人告示。”


“哦。”


“我当年也看到了你们找我的寻人告示。”明诚微微笑着,“那时候我学过的字都快忘完了,整天就是打打杀杀,机缘巧合下捡到了一个客人扔下的一份报纸。我看到了大哥画的,我的画像,大哥好像能看到我一样,三年来,画像上的我一年比一年长大。”


那时候的他,凭着模糊的记忆,读着那份寻人告示:吾弟阿诚……失踪……若归还,重金谢之……若不愿……万望能珍之,爱之,善待之……


“大哥不要再觉得遗憾,我并不是在大哥看不见的地方一个人踏上这条路的。我听见了你们叫我的名字。”


这声音,划破了他的孤夜,让他在荒芜的绝境中充满力量。


这声音,让他知道,这世间,有个人,请求世人给予他万般的呵护和爱。


他是因为这份爱,走上了这条路,为的是在黑夜中能够同行,在光明中能够重逢。


“我只要大哥叫我的名字。”明诚说。


“好。”明楼亲吻他的额头,“阿诚。”


 


南田洋子最近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昆明那边传来战报,他们在空战中遭到重创,重创他们是美国援华航空队,这是一支由美国退伍龙骑士和他们的龙组成的战斗飞行队,被重庆政府雇佣。有情报称,这群人,曾经经过上海。


南田洋子一时没有想起,她也很难明白,当年转移出上海的那一船军统走私货物,最重要的并不是明面上的龙蛋,而是那些乔装成船员的雇佣兵。


 


并且,日军近几次来对于皖南地区的冬季扫荡都不顺利,他们虽能及时破解情报,但是战局一直僵持,他们已经陷入泥潭之中。


南田洋子的心中漫起层层迷雾,她觉得真相就藏在其中,她离它越来越近。


 


百乐门依然是歌舞升平。


南田洋子坐在二楼的隔间中,看着中间的圆柱形角斗场。


她看着自己的龙,以绝对的优势挑衅着对方,不禁得意的微笑。角斗场中人声喧哗,她没有听见自己隔间的门外,两个日本兵从嗓子间发出垂死的咯咯声。门被推开,南田洋子下意识的回头。


一个人,站在背光处,他抬起手臂,黑漆漆的枪口正对上她的眼睛。


 


“七爷。”放兽口的服务生对飞过的明诚微微鞠躬,“有人在等您。”


明诚颔首。


 


虽然用龙爪开门没有那么轻松,明诚还是保持着龙形,毕竟他不想此时就裸着身子。


他推门,飞了进去,看见了明楼。


 


“你自由了。”明楼摊开手,那枚戒指安安静静的躺在他的掌心。


“我一直是自由的。”


明楼笑了起来,“是的。”他示意明诚过来取戒指。


“大哥替我守着吧。”明诚说,他以龙形发出的声音更加低沉。


“也好。”明楼收起了戒指。


 


“南田洋子虽死,但日本人会觉得你必须归属于他们。你需要离开上海。”


“嗯,什么时候转移。”


“今晚。”明楼顿了下,“马上。”


明诚停在半空中,他忽然变形,一边变,一边冲明楼扑过去。


明楼觉得一股热流迎面袭来,可扑入怀中的却是具有点凉的身体。


他被扑倒在了床上。


 


明诚急切的扒着明楼的衣物,跟他的皮带扣较劲。


明楼一手握住了他的手,制止了他的动作。


明诚的眼睛有些湿润,泫然欲泣。


“龙的一生,只与一人结合?”明楼问。


“我不知道。”明诚强装自然。


明楼空闲的那只手抚摸上明诚光滑的后背,他微微叹口气,“你有衣物更换,我就这一身,待会还得出去见人。”明诚一时茫然。明楼搂着他,翻了个个,他低头看着自己身下的明诚,解开了自己的皮带。


明楼俯身轻吻明诚的额头,鼻尖,两颊,然后凑近他的耳边问,“等战争结束,湖畔旁,树林边,来不来?”


明诚以吻作答。


 


明楼抬手看了眼手表,“时间到了。”


明楼起身,穿好自己的衣服,然后拿起整齐放在一边的明诚的衣服,走到了床边。


先给他穿上白背心,再穿上白衬衫,将纽扣一一扣上。再穿马甲,银灰色的暗条纹。打好领带,深蓝色的,跟一会要穿的宝蓝色大衣很搭。


明诚站起来,配合着穿上内裤和呢子质料的西服裤,他扶着明楼的肩膀,一只脚,再另外一只脚。最后穿上高筒棉袜,黑色皮鞋。


明楼满意的看着,又抓了抓明诚的头发,“很好!”


明诚抿抿嘴,然后去拿挂着的大衣,一件黑色的,一件蓝色的。


“走吧。”明楼说,往门外走去,“去替我看看万米高空上,云海中的太阳。”


“好。”


 


他们是彼此的英雄歌,也是彼此的凡人梦。


他们是彼此赴死的慷慨,也是彼此不死的欲望。


 


札记:


屁话!相处时,必须忘了驯服这件事。


---------摘自明楼早期读书批注




------------------完------------------------------------------------




 @贺兰 ,我太爱你的那句


“是我的手足,也是我的情人。


是我的刀锋,也是我的灵魂”


最后一段,从此演化~~




PS:我果然是个斋菜师傅,请相信我,我真的试图炖肉了,但是……这真的是太难了……


啊,想看人龙play啊!!!龙的角是敏感的,逆鳞是敏感的,龙穴是敏感的……求……

评论

热度(668)

  1. 一直守下去求许多年夜行特能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