坛坛坛坛坛

美丽啊 向死而活

【楼诚】知乎:谈一段成熟的恋爱是什么感受?

多少年恩爱匆匆葬送:

答主:明诚




补在前面:我认为成熟的恋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不能称之为“谈恋爱”了,而是一种更加有沉淀性的,类似于相互扶持,一同进步,更加契合生活的相处模式。


这种感情是积极而向上的,能帮助你度过,甚至是避开很多人生当中的问题。


希望所有人都能得到一份真挚的感情,无论成熟或否。


 




----以下----


 




首先谢邀。




 


我知道现在外面很多风言风语都在传我跟先生的故事。从广泛的过去到现在的细节,写的文雅的严谨的,都有。我自己在工作之余也会去看一些,有些确实是我们自己都没注意到过的细节,有些是我也会愣一愣然后笑笑摇摇头的,不过更多的还是叫人哑然失笑无言以对。我也会在先生问起的时候拿给他看看,换来一句胡闹。


当然,没什么责备的意思。


 


我是明家收养的,这件事大家看起来都知道,也不用多说什么。


明家于我的恩情是没齿难忘的,我绝对永远铭记在心底。但是每次说到这些话题大姐总是一脸生气的样子说“难道我们明家收养你就是为了图你报恩吗?”大哥也不说话,笑笑继续看他的报纸或者剥他的柚子,明台则是一脸看好戏的脸倒在一边沙发上,我只好低头道一声“阿诚不敢。”再去哄大姐高兴。


 


我十岁到明家,刚进明家的时候还怕生的厉害,明家的房间对当时的我来说大的有些过分,每晚都不敢一个人睡觉。总是大哥拿着本故事书,坐在床边给我读,我就睁着眼睛看着他已经有了些许挺拔轮廓的侧脸印着朦胧的暖黄灯光,生怕一眨眼就消失了,于是很久偌大的房间里只有大哥低低的声音。


然后等到他说一句“还不睡?”才闭上眼睛,等着大哥给我盖好被子,关了小灯,听见他带上门的声音才再次偷偷摸摸睁开眼,然后一会儿再偷偷摸摸的跑到大哥的房门口去。


最后大哥干脆就带着我睡了,每晚变成了我先上床,裹着被子看着他在书桌前微微皱着眉的侧脸。大姐知道后只是说“所以你就早点睡嘛哎呀,阿诚那么小要睡够的,你开个灯他还怎么睡得好。早跟你讲不要熬夜熬夜你就是不听,以后不许熬了。”


大哥只好应着点点头。


 


我曾偶尔听到过一次大姐跟大哥聊天,大姐说阿诚这孩子命苦,没了爹娘不说,这么大了被桂姨折磨的性子还那么怕生,明楼你要好好对他。大哥应了声好,我站在楼梯转角处看着他们温和认真的表情红了眼眶。


其实我觉得,阿诚能进明家,能喊一声大哥大姐,一点儿都不命苦。


 




 ----------------------首更






76号那边一个电话过来就过去忙了,回来就陪先生去开会结果把这事给忘了,想起来都过了快半个月了,一点开几千条评论也是……有点被吓着。


 


上次说到哪儿了?


 


说到大哥。


 


我是在到明家之后再才开始读书认字,识仁义道德礼。所读的第一本书认识的第一个字都是大哥教给我的,大姐留下我,免我继续挨饿受冻,而大哥则是教会了我做人的一切。


可以说我的人生应该是从十岁之后才开始的。


 


大哥身上有一种静容山河的气质,小时候只觉得静,在夜晚寂静无声唯独窗外风雨萧瑟的时候,在他皱着一点眉认真手执书卷做批注的时候。待大了慢慢的才品出那一点点的容纳江河百川的气度。


那种大哥独特独有的气度。越相处越陷的深,越发现自己根本琢磨不透这个人,自己也已经慢慢的染了他的一些习惯。有人说两个相近的人总是会互相影响的,在我们身上则是我不断想向大哥靠近,再靠近一点。


 


他什么都好。


睿智,理性,温柔,细心。总之就是优秀。


所以也会自己想要更努力的去成为更优秀的人。


跟他读一样的诗歌,鉴赏一样的字画,修一样的课业。不知道是被潜移默化,还是本身我们的品味就是一样的。


 


所以大哥要去巴黎读书,大姐让我考虑一下要不要一起去的时候我想都没想就回答了“去。”斩钉截铁迅速的有点回过神来自己都惊讶。


……虽然大姐那时候的表情有一点奇怪,但是后来大哥说,阿诚从小跟着我,无论是生活还是读书,我这次出国也是学习,他课业那么好又要学,肯定得跟着。大姐也就点点头让我们去准备准备收拾收拾了,了一些在国内的事。


其实我也没什么好了的,我的生活特别简单,在学校几个有交集的同学也只是有过学业上的交流,打了个招呼就算告别。


 


在飞机上大哥戴着一副金丝眼镜读一份拉丁语的典籍,我看着那张已经看了很多年,有了分明轮廓的侧脸以及身后白皑皑的云,昏昏欲睡就闭上了眼。


那时候想,这一生,大哥去哪我就去哪。


 




 -------------更新------------------




一回来又是几千条新评论……都在催。你们别急啊,好歹我也是个政府处的高级文秘,而且还兼了个贴身管家的工作,事还是比较多的,等空下来就会回来更的,不会忘了的,放心放心。


看到评论里好多人都在问我们在巴黎的生活,其实上面有想说的,但是刚好要下班了就没提,现在跟大家讲一下吧。


 


我们刚到巴黎的时候就已经是秋天了,法国不比国内热闹,街上秋风扫过看不见几个人,只有落叶刷拉拉的卷过地面。我跟大哥两个人提着箱子一边聊着天一边找着租好的房子,还是费了些心思问了几次路的。


那是栋红棕色墙砖的小楼,贴着旁边的几栋一起,挨着靠在大街旁,有十六阶楼梯才到门口。


我跟大哥也都不是在意形式上的人,所以房子的装修也简单,普通的木地板,沙发,桌子,厨房,餐桌,衣帽架。


至于是不是睡一间房么,这个就不告诉你们了,反正我现在说什么你们也都会叽叽喳喳的想一堆题外话的。那就不说了。


 


还是有口味的问题,所以我们吃饭基本都在家里自己做,买不到的食材想办法多跑点路也要凑,毕竟异国他乡,伙食是唯一能怀念怀念教教真的地方了。没有课的时候我跟大哥两个人经常就是去买菜,去的时候路上还能讨论讨论学术问题,等回来就一路满脑子全都是怎么烧怎么吃味道会怎样巴拉巴拉的。


也别笑我们两个大男人这么幼稚,等你们哪天生在异国他乡听到的都是其他的语言吃到的都是生冷的食物就会明白,哪怕是一道很普通的蛋汤都能让你怀念很久,幸福一下午。


 


至于做饭问题,这个真的不怪大哥,可能一个人别的地方尤为优秀某些地方总是……比较缺陷。在他首次再次连着自告奋勇烧毁了厨房后,三次四次进来捣乱把锅都烧糊了之后,烧饭这个活就还是当仁不让的落在我头上了。


我的手艺大概也是那个时候锻炼出来的。


所以我们的假日大多数时间都是,不在买菜,就是在去买菜的路上,然后窝在家里,大哥坐在沙发上削一个土豆或者剥一些作料,我在厨房灶台前围着围裙切土豆拍作料。


并没有你们各种想的浪迹天涯,四处踏青,铁塔下的手牵手。


 


偶尔我们会在下课了还有小半个下午的时候四处走走,巴黎的季节比较温和,但是跟上海比起来还是干了那么一切的。我跟大哥不是同一堂课的时候我提早下课,就会抱着书在他的教室外等他,看哗啦啦的风掀起树林的一阵摇曳。


然后我们会在四处走走,大风有时候掀起风衣衣角,有时候把人的帽子吹掉。


 


也有偶尔的骑单车那种比较小资的回忆,两个人摇摇摆摆的在路上,单手放开双手张开,摔到地上也笑的特别开朗。


……如今想起来还是特别温柔值得人眷恋的。


 


我们那段日子的生活并没有那么大风大浪,总是叫人安心和愉悦的,像是春天的细雨,细细密密的,润物细无声。


想起来就总是像大哥一样,温柔,安静,沉稳,还有他干燥温暖的手,叫人宽心和信任。


 


 ---------------------------再次更新---------




哈哈,这次一回来评论居然有上万条,看了一下大半都在刷想嫁跟虐狗之类的,还有想去巴黎的。想嫁就算了,小姑娘们总会遇到自己合适的人的,你们还年轻。至于虐狗跟秀恩爱,我只是很简单的叙述了一下我们在巴黎的生活,并没有什么特别浪漫跟你们想的那么轰轰烈烈,我们的感情向来就是这样,大概这也是我被邀请来回答“成熟”这个问题的原因。想去巴黎么,到时候我会整理一下我知道的巴黎有哪些好玩的地方给你们,希望能做个参考,不过毕竟我们那时候大多数时间都在学校学习,和家里烧饭(……),而且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也不能当个全部,看看就好。


房子的地址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死心吧。


 


然后看到了还有个我们为什么不住学校的问题,这里说一下。首先还是有我们都是中国人,跟法国本地学校的生活习惯肯定不一样。其次就算跟同样的中国留学生分到了一起,毕竟明家从小的家教还是不一样的,就算我跟大哥不那么挑,没有那么骄矜,很多生活细节品质还是会很注意的,以及隐私。


……并不是你们说的什么要二人世界之类的原因。


虽然理解成要二人世界也没错,但是我们所要的二人世界不是你们理解的那个二人世界……


 


评论很多,我会尽力看,但是问题也没办法一条条回复过去,捡一些大家刷的多的问题说说好了。


 


关于回国。


 


感觉肯定是不一样的,没有在国外那么轻松是必定的,专心读书跟工作所要考虑面对的事情性质,角度,方方面面都不一样。但是作为任何一个有血性的中国人,有能力的情况下都会选择报效祖国,这是我跟大哥都一致的认知底线。


所以我们回来了。


至于回到上海,这是大哥的选择,去哪儿我都会跟着他。


我私心是有想要留在国外将平静的生活一直继续下去的愿望的。但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修我矛戈,与子同仇。


国内的形式无论再危机,只要大哥回来了我一定会跟着他,我放心不下他。这么说可能有点好笑,大哥明明比我强大的多,但是我就是放心不下他一个人。跟在他身边看着他,我才能安心。


我好歹还能帮他分担一些问题,并且还是很庆幸自己好歹能帮他分担一些工作跟问题的,让他压力不要那么大也好,让他不要永远置身于危险之中也好,在他头疼的时候能递给他一片药一些水,让他坐着我去安放炸药。


有些事,总要我做我才安心。


小如泡咖啡,大如诱敌深入,站在枪口下。


无关乎别的,纯粹信任。多年的默契和信任。


 


大哥说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活在阳光下,而我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大哥的心愿完成。如果战争未结束,他要一直站在黑暗中,那我就陪着他一直站在黑暗中。


抗战一日未胜利,情况局势越来越复杂,我们就需要越来越多的坚强。


危险跟潜伏的伺机而动的枪口,我能跟他一起面对,我就很满足。


 


还有压力。


像一开始大姐对大哥的误会,大哥不能说,无从说,外有日本人盯着,内里大姐不理解。我常常看他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着都紧皱着眉头,我也只能给他加一床毯子,坐在边上想抚平他的眉头,却又惊醒了他。


他坐起来一脸警惕下意识拔枪,片刻之后又松了气。


想起他那句,你还好,有我陪着。


想到我对大姐说的,大姐,大哥他真的很累,你能让他回家吗?


这个乱世啊……


 


无论有多危险,我能跟他一起面对,还能站在他边上,就是好的。


甘之如饴?


我跟大哥左右不过两个结局,同生,或者共死。


前些日子梁处长问我,在这乱世之中能保全自己家人都是难得,哪还有心思去管别的。如果我的家里人出事了我也没什么念头了,你呢?


我想了想,没回答他。


但是我心里知道,只要有我活着一天,我就不会让明里暗里的枪口对在大哥身上。


 




 ----------------------------------更新xN




 


怎么现在都在刷我们虐了……你们真是的,搞得明台都信了,刚刚眼泪汪汪的敲开我的门一把抱住我跟我说,阿诚哥这些年苦了你了呜呜呜,我以后再也不给你跟大哥惹麻烦了也不跟你动手了呜呜呜你太艰难了。


你们也别刷我们虐了,也别去明台的账号下面嚷嚷了,私信都快爆了……有问题就直接来问我吧,能回答的我都回答了。


 


其实真的没有那么苦情。


大哥养育我栽培我,一手把我从当年那个瘦小敏感奄奄一息的孩子打磨成了今日这个样子,我对他的追随自然不可能因为一点点所谓的危险就止住。况且这种事是国家大义,难道我就看着大哥一个人奋斗而置身事外吗?


于私情,于国家,这趟浑水我都会滩的。


他比我辛苦,更加隐忍。


 


除去我跟他的这层感情,就算我今日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我都会为国家,为民族尽自己的一份力。恰好先生跟我的想法一样,我们还是继续走在同一条黑暗的路上,为了同一个目标。


这是很好的事。


 


至于在一起。


我前面也说了,我们之间没有那么轰轰烈烈的大张旗鼓的模式,在巴黎那时候就确定了关系,也就是那么一段对话,一个眼神意会,一个点头的事情。


两个太合适太默契契合的人在一起是不需要那么多余的别的东西的。


……不过确实是先生先告的白。


这不是我害羞不害羞的事,是我从小就习惯了跟着大哥的思维和引导走,他一直都占主导地位,没办法。毕竟大哥的思维深度一直都比我高那么一点点..我正在努力的追上先生。


 


至于对外。


乱世之中的感情本就尤为脆弱跟艰难,但是能于乱世之中坚持下来的感情都是无比的顽固的。我们之间已经不需要那些明面上的东西来点装了,所以关于疯子那时候说“你家下人”怎样之类的,我们其实都没有很在意。


只要我知道他不把我当下人,他知道我知道,在这个家里我本来也不是那样的地位,外人怎么说又耽搁到了什么呢?


况且疯子就是想踩先生的脚,难道先生被踩了还要顺着他走说一句我很痛?


那可不行。


我在外头本来就是明楼先生的管家的身份,为了伪装也为了更多的工作实施,我们都能理解和接受。


像我那时候说我跟那个明先生可不是一座庙的,你别败错了,不就意思了你要上两次贡吗?哈哈,赚钱才是真王道。


苦中作乐,攒钱。


 


还有名字。


阿诚一直是这么叫着的,从我还在桂姨手里就这么叫着,虽然后来贯了明姓但也不是说就立马变成明诚明诚的,一是不适应,二是明诚确实没有阿诚更亲切。


像个小名。


小少爷一直是叫“大哥”“大姐”“阿诚哥”,叫“明诚哥”你们不觉得有点怪怪的吗?


跟不亲刚好相反,我反而觉得阿诚这个名字叫的是更亲切。






 ----------------------------恩




 


……前面写着写着先生叫我给他端杯咖啡进去,这才几分钟啊,一回来就看到几百条评论。


刷了刷还看到居然有人问这么多年有没有做过……


现在的小姑娘真是开放啊……是我太不了解现在的世道了吗?..


 


做过的。


细节就不多说了,我怕被里面的明先生吊打。


还是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出格


有些事情就是自然而然,很自然的就发生了。


是在巴黎。


 


那天晚上风挺大的,哐啷啷一直吹着窗户,我刚洗完碗,走出来跟他说明天要不要换一个玻璃,他说好。然后再是洗澡了,出来他在坐在卧室里不知道在想什么,我走过去问他,他应了几句。


后来就自然而然的接吻。那时候已经开始下暴雨了,刷拉拉的窗外砸一地水花的声音。大哥常说欲望本同煎熬是一样的性质,得到了是暂时的愉悦,之后又开始贪欢纠结。既然不能纵欲,就在不禁欲的时候纵情享受。


于是他的吻总是炽热而缠绵,强势的没有给人任何思考的余地和反抗的能力,只能顺着他走。


闪电划过的一刹那可以看到他眼神里倒印出的两个小小的我自己,让人想起很多年前也是更加小的我自己。


 


他说我不专心,然后我开口想解释,一张嘴被恶意的用力变得只剩了呜咽,话全被堵回去了。


..你们看这种人,平常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温柔谦和君子,一到床上什么话都不给人留解释的余地和后路,全得顺着他的意。


 


不过我跟他喜欢的也是一样的。


我也喜欢抱着他,喜欢用力的抱着他的腰抱着他的脖子。


像是把平常不能抱的全都抱回来。


好像只有这样才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对方的存在跟重要,大概这就是所谓的痛并快乐着,虽然感觉这么说有点娘们了。


但是与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真的不一样。


 


好了,差不多了。


先生叫我陪他去出去一趟,就先不写了。


 


有什么想问的也别去明台的评论里刷了,他跟曼丽还在外头玩呢,不想让他耽误了逗那小姑娘的情绪,让我们的事影响了他们。


你们就直接问我,能回答的,我都回答了。


也算对自己有一个短暂的回忆和交代,没什么不好分享的。


 




 


以上。


 




希望平安年代的你们,祝福着我们这一些坎坷的人的幸福的时候,珍惜自己的幸福。






答主:明诚






-END-


 



评论

热度(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