坛坛坛坛坛

美丽啊 向死而活

【楼诚】【台诚】【大三角】【abo】梦到内河 下

呜呜呜呜……嘤嘤嘤嘤……

别开枪是我一个正派人物:

真正的好,是永远没有替代品的。
你失去了,或者从没有得到,就不会再有。
阿诚为了明台捡了手表,几乎做好了将命填进去的准备。
这个人从未在乎过自己的命。
南田洋子很欣赏阿诚,几乎打定主意要凿开阿诚的嘴,从他嘴里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得到收获,征服强者,每个有野心的人都不会放弃尝试这种滋味。
所以阿诚受伤,做出了伤痛的姿态时,南田也有所动容,这人有用,不可以死。
偏偏明楼就可以云淡风轻给他上药。
阿诚的肩膀狰狞着伤口,明楼亲手种下,伤口治愈却只能由着阿诚身体。
明楼少有梦见阿诚,人再云淡风轻,梦却竟到不敢梦的程度。
阿诚笑着唤他大哥,他像个少年人悄悄拉住阿诚的手。手指握着手指,骨节分明,温热的指尖落在他掌心。
这个有些荒诞的梦让他不敢再梦。
醒来之后,竟觉得心脏抽搐,不能前进。
阿诚准备好早餐,端着牛奶面包,慢慢放下。
他问阿诚,好些了吗。
阿诚从来不顾自己,自然说好。
他只想再剥开他的衣服,亲眼望一望他的伤口。
阿诚笑着道:贯穿伤,没那么严重。
所以,什么才叫严重?
二十九岁,被重伤,被间谍困剿,奄奄一息,倒在明楼怀里。
明楼失去了冷静。
就像他永远没想过,有一天,他会真正失去阿诚。
谁会觉得阿诚会离开,会不再存在呢?
梁仲春最喜欢带阿诚花天酒地。
偏偏阿诚不去。
阿诚借着明家家规,逃过不少应酬。偏偏所有人都记挂他,觉得这个明秘书没有太多底线,心黑手硬,做事却让人放心的很,自然觉得可靠的多。
梁仲春也不靠明诚太近,太近就会忍不住想要了解,忍不住亲近。
阿诚待他,不差的。
不了解,算是一种回报。
阿诚即便受了伤,梁仲春都装作从未察觉。
他会带着淡淡的清新香水味,明家香的一种。有时候身上也有另一种气味,淡淡的水果气味。
梁仲春起先不知道。
直到他接到任务,要击毙明台。
阿诚要做,阿诚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梁仲春第一次问:你和明家的小少爷……
阿诚凑近他,笑着反问,你觉得呢……
梁仲春不死心,竟还问,你真的是omega?
阿诚拿着枪。
阿诚道:如你所见。
他去拥抱了明台。
明台滴着血,小声问他,阿诚哥,你怪不怪我。
这句话有很多意思。
明台道:我被汪曼春抓住的时候,想了很多事,也想,如果我死了,却又留下阿诚哥一个。可能我想要无私的时候,却偏偏只对你太自私。
几乎哽咽。
阿诚轻轻拍他后背。
明台道:如果有可能,大哥……
阿诚拥抱着他,道:傻孩子,站稳了,别晃。
等到阿诚站到梁仲春身边,明台望着阿诚。
阿诚对他好,待他温柔,会做饭煮粥,会为了他挨大哥的子弹。
他汗涔涔躺在明台身下时,会轻轻亲吻明台的嘴角,笑着说,你真是没长大。
被明台闹一晚上,抱着睡,一起看月亮数星星,做遍幼稚的事。
会在冬天生温暖的火,会在夏天送来舒适的风。
会和明台吵架,会因为自己的养母回来失眠难过。
明台的阿诚哥啊,那么完美,偏偏又那么真实。明明那么真实,又永远都不可接近。
梁仲春看着明台。
明台看着阿诚。
梁仲春道:阿诚兄弟,时间到了。
阿诚抬起枪。
明台忽然笑了,他忽然道:阿诚哥,你不爱我。
这场戏是否真的只给梁仲春看?
是否只是一句话,一句台词?
阿诚救了明台,谁来救他呢?
明楼救不了阿诚。
明楼看他嘴角涌出血渍,失望无助绝望,无法表达那种钝痛。
他的阿诚。
阿诚十几岁到了明家,瘦瘦小小沉默寡言。
明楼看他的眼睛,温柔漂亮,满目伤痕。
他给阿诚穿自己的衣服,会给他挽起长一点点的袖口,阿诚不爱笑,但会一双眼睛乖乖的望他。
阿诚长大一点,阿诚长高一点。
阿诚从一个少年,长成一个男子汉。
阿诚分化的时候,会烧的迷迷糊糊。
阿诚生病的时候,会轻轻握着他的手。
阿诚十六岁躲在花园,月光都寻不到他的影子。
阿诚学习,阿诚长大。
阿诚被标记的第二天,月亮也美,他站在门口接明楼回来,月亮就在他身上,他张了张嘴,然后轻声叫他,大哥。
阿诚之后也叫他大哥。阿诚之前也叫他大哥。
或者他一辈子就只能成为阿诚的大哥。
可阿诚闭着眼睛,并没有睁开眼。
一个他连做梦都不敢梦的人,竟要在现实离开他。
明台出事回来,死里逃生,大姐哭的满脸泪水,阿诚也安慰大姐,恰好明楼也在,谁又能知道,谁又来安慰阿诚?
阿诚道:别难过了大姐,经过这次的事,我和明台决定要个孩子。
大姐又气又笑,道:再做这样危险的事,还要什么孩子,大人都要没了。
过几日又安慰,觉得心疼阿诚,千般滋味,竟不知道怎么哄阿诚。
阿诚这个孩子,从小到大,都是什么东西都不要。更不同别人索取。又能给他什么?
明楼只得安慰明镜,大姐你就别操心了。
如今偏偏明楼竟也再做不到。
如何痛彻心扉,竟也难以挽回。
就像他当初因为身有要务没有回家,阿诚已经不再是他的。
就像他再多的计谋手段,偏偏救不了阿诚的命。
他哭着说,阿诚,你醒醒。
这人竟也不醒。
这个人说过,以后要和家人在一起,要有孩子,要成为幸福的人,要活着看着国家和泰,人民平安。
分明说过,却又决绝的走。
他泪如雨下,几乎啜泣,只道:阿诚,你不爱我。
阿诚,你不爱我。
他埋在他的脖颈,像个孩子一样,哭出声音。
脖颈还有脉搏。
还有跳动。
明楼却在哭。
阿诚在他的哭泣中醒来,他轻轻的从嘴角里,低声唤他一声,大哥。
如同十一岁,明楼救他出来,他对明楼伸出手。
如同十三岁,他穿着明楼的偏大号衬衣,笑着叫大哥。
如同他在十六岁的花园里,低热缠绕着他,他昏沉沉道,如果omega一定要被alpha标记,只有大哥可以。
明楼停不下来。
明楼只想哭。只会哭。
他何曾痛痛快快的哭一回?
阿诚轻轻抬起手,抚摸了明楼的发线。
他虚弱道:没事了。
他的信息素释放出来。
一种新的香味,正在释放。
走入一片花园,枝繁叶茂,每一朵花每一根枝叶都在发芽,明楼向着最幽深的角落走。
他路过树荫,路过花枝。
直到树林深处。
一从蔷薇盛开,大片大片的花朵同时绽放,绚丽多彩的盛放在角落里。
刺也在,花朵也在。
一切都完完整整的盛开。
明楼伸出手,明楼不能带走任何一朵花。
明楼走入这片花园,又要永远离开。
阿诚轻声道:没事了。
月光普照孤独的人。


孤独的人,也要往前走。


幸福的人,也要往前走。


每一个人,都要往前走,走过自己的孤独。


因月光陪伴。



评论

热度(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