坛坛坛坛坛

美丽啊 向死而活

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里了

哈哈哈哈好棒!!!!

憑何說痛:


 


 


段马克想要不今天干脆跟他干一架得了,他人虽瘦但对力量有自信,用发球的力气一巴掌拍下去王杰森准懵逼。


“你怎么一脸想揍我的样子?”王杰森问。


“正有这个打算。”


“为什么啊?”


“事不过三,前面你已经犯了两次。”


“我说真的。”


“第四次,不打不行了。”


知道段马克嘴上这么说,要真打肯定舍不得,王杰森觍着脸摸过去,想要拍开他,手却一下被王杰森抓住了。


“怎么就不信呢?”


说着王杰森将段马克的手放在自己嘴边,轻轻咬着他的指尖,让段马克像全身触电般,耳朵和脖子迅速飙红,想要挣脱开来。不想王杰森得寸进尺,一把搂住他的腰带向自己,吻落到他的脖子上,舔了一下,触感湿湿热热的。


“王嘉尔你——”


换来王杰森的紧盯,一直以来都是王杰森在逃避段马克的眼神,现在立场反过来,令他无所适从。


“你真的别这样。”故作暴躁地推开他,其实是不想被他发现又有眼泪要掉下来。


“怎样?”盯着段马克的脸不放,王杰森追逐着他试图躲开的嘴唇。“唉,又哭了……”


双手固定住他的脑袋不让动,亲吻上段马克的双眼,拇指擦掉他的泪水,王杰森问难道我在你心里是个会利用你感情然后骗炮的人渣?


段马克低垂双眼小声道:“……胡说什么。”


“那不就对了。”


“不要图一时新鲜就乱来,谁知道能走到哪一步,如果注定要分手那不如就保持现在这样。”


“我就是怕到走不到那一步才怂了四年,现在跨出来了,怎就轮到你段宜恩怂了?段宜恩?段宜恩你是不是想上我?我可是知道你叫着我名字自慰的,还闻着我穿过的衣服……”


王杰森沙哑的声音在段马克耳边蛊惑他,一下一下亲着他的嘴角,秘密被知道的段马克满脸通红,用力咬着下唇,连两颗小尖牙都清晰可见。一把拦腰抱住段马克,将他带到沙发上压着,王杰森耍混,他说你要是不答应,今儿爷就把你给亲老实了。


抬手遮住自己的眼睛,段马克说我受不了你跟我提分手。


“我还怕马克哥哥这么帅,等腻了甩了我怎么办。”


“王嘉尔你明知道我只——!”


“只什么?”


“……”


“说啊?”王杰森一脸坏笑,还用下身去顶他一下。


再次愤怒的段马克环住他的脖子堵住那张笑得贱极了的嘴。


 


 


安喜延正准备往食堂走时,被段马克叫住,什么都没说,只是带着她去了餐厅,递给她菜单,让她自己随便点。


在惶恐不安中,安喜延点了七八道菜,一边吃一边揣摩一脸冷淡的段马克到底想干啥。这几天大家都莫名其妙对她拍手或致敬,据说是因为那天自己喝高了对王杰森干了什么,但问起详细剧情没人告诉她,只暧昧一笑。


吸溜着意面,她想难道他是打算撑死我?慌张之下左手又叉了口沙拉进嘴压压惊。


这会儿王杰森带着金有谦和斑斑来了,安喜延稍微松了口气,还好待会儿吃完不至于被段马克拉去深山老林杀人灭口毁尸灭迹了。


坐到段马克旁边的椅子,挪得更靠近他,王杰森很自然地倚在他身上,下巴抵在他肩膀。一看这画面,安喜延觉得跟平时没啥区别啊。


“点这么点还不够安哥一个人吃,安哥你吃饱了吗?”


安喜延警惕地盯着他们,说:“还没,现在也就五分饱。”


“那除了我们的再另外点吧。”


叫来服务生,段马克给自己和另外几人点菜,在等王杰森他们的时候他喝了不少水,就说先去趟卫生间。等段马克一走,安喜延就抓住离自己最近的斑斑,问到底怎么回事?


“喜延哥真不记得了?”


委屈地撇着嘴摇头,她真不知道。如此这般,斑斑给她简短讲了那晚她干的事,以及王杰森和段马克好上了的消息。


“所以你家天仙儿是为了感谢我撮合你们请我吃饭咯?”虽然还是不太清楚个中逻辑,但这饭可以放心大胆的吃了。“结果那天回去后你们怎么样了?就凭你突然说自己GO GAY他能信?”


“他不信啊,还觉得我是在耍他,一脸要打我的样子。”


“他舍得?”


“当然舍不得。”


王杰森吊儿郎当地咬着叉子,跟另外三人交换一系列了然于心又欠揍的笑容。


“后面呢?”斑斑也急于八卦,这些天段马克和王杰森都腻在一起,他没机会问具体发生了什么。


“我就亲他啊,他想打我就抓着他手亲,想推开我就按着他脖子亲,弄哭了就抱着脸亲眼睛,最后压在沙发上亲嘴儿,把他亲老实亲到信为止。”


金有谦捂着胸口说哎哟我这么个纯洁结晶体可听不下去了,王杰森你这臭流氓,那你俩嘿嘿嘿了没?


“嘿嘿嘿什么这么好笑?”


不知何时回来的段马克面无表情悄无声息出现在金有谦身后,吓得金有谦直差点摔下椅子。


迫于段马克的威慑,安喜延心虚直眨巴眼转移话题:“说起来,妮儿最近看到我就一脸想杀人,黛玉也没好脸色,难道我那天还干了别的?”


听她这么一提,段马克依稀记得那天自己好像是把这醉鬼指使到了朴珍容那里,旁边王杰森突然拍大腿爆出笑声,笑了没几下,神情变得很奇怪。


“那天我出去的时候好像看到他俩啃上了,欧巴你作孽,把老铁树黛玉都给掰弯了。”


“…………”


有些个人情绪在里面,王杰森又说:“要不欧巴你试试能不把金司机和康师傅也给掰了?”


段马克宠溺地笑笑,说王杰森你怎么不想些好的,眼神中的爱恋让斑斑和金有谦觉得他们的存在十分多余。


沉浸在自己那晚到底干了什么的懵逼与恐惧中,安喜延只有可劲儿吃东西压惊。




END




*下次写标题就是段马克和王杰森的故事了


*虽然我想写小女票和小公举


*天哪小女票攻可爱爆炸!!!

评论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