坛坛坛坛坛

美丽啊 向死而活

恶作剧

好甜呜呜呜呜

春风化雨:

半糖甜饼。


——


恶作剧




金有谦在练习室内喘气,刚才过流程一样地跳完了一遍新舞,此刻正犹豫着要不要立刻走出去。


门外边既没有怪兽也没有pd大人的唠叨,有的只是同公司的师姐师兄和职员而已。


可正是这些平日里相处得无比融洽的人,让金有谦有了难以招架的感觉。


如果真是怪兽什么的倒还好了。




怪异的气氛始于这个早晨,当他拿着硬币站在走廊尽头的自动贩售机前,就觉得路过的人们眼神有些许不同。


金有谦彼时没有在意,玻璃之后形色鲜艳的饮料占据了视线,内心犹豫地左右摇摆:到底是要矿泉水还是碳酸饮料?矿泉水不好喝,可是喝多碳酸饮料,这个月的体重控制就有白费了……


突然肩头被轻拍了一下。


转过脸去,经纪人哥哥放大后的笑容就出现在眼前。


虽然是笑容,却有些诡异啊……


“有谦呐,最近看你太努力了,来,犒劳你的。”


在还没反应过来时就觉得掌中一凉,金有谦低头看了看,就这么被糊里糊涂塞了杯忍了许久都没喝的巧克力奶昔。


再抬头,经纪人已经走远了。


这里面不会放了什么东西吧?他很怀疑。


虽然处于节食中,但既然是经纪人的馈赠,他还是很心安理得且高兴地干掉了一杯。


很甜,是他最喜欢的味道。金有谦嘴角都无法自控地翘了起来。




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有些让他笑不出来了。


他怀疑今天这鸿运当头的黄道吉日,是不是什么“互帮互助日”之类的法定节假日,整整一天,全公司的人都对他很好。


……好得过头了。


职员姐姐走过时会顺势塞给他一两个水果,草莓和苹果之类的,笑吟吟地看他吃下去。


金有谦这半天功夫在公司内晃荡,已经收获了梨、香蕉、半块西瓜、一盒蔓越莓、被斑斑抢去啃了一口的芒果、带着水滴的新鲜荔枝、没剥壳的榴莲。当然,最后那一个,他千恩万谢地,拒绝了。




经纪人和企划部的大叔在他们晨会结束后异常地宽容,第一次对他说,如果累了,就回宿舍睡觉吧。


金有谦看看仍然在往录音室里面挤的哥哥们,想了半天还是摇了摇头,随手一伸,捞过一个闹着也要回去休息的小孩,把头搁在他肩膀上,当作抱枕似的抱着休息了。斑斑挣扎无效,趁机偷吃了他半袋子别人赠送的水果。




哥哥们叫外卖的时候难得地把主动权交给了他,连队长也说,有谦呐,你想吃什么就决定吧。


金有谦想了想,还是把菜单扔给了那个聒噪的同龄亲友,说,我不太擅长点菜。


斑斑看弱智一样地看着他,做了个口型,说,那你喝风去吧。


当然他们没有喝风,他把斑斑的青木瓜沙拉拿去吃了。而斑斑也等价交换似的偷走了他那碗红彤彤的汤。




甚至最可怕的是pd大人……在洗手间擦肩而过的时候叫住了他。金有谦还以为自己要被骂了,连背都弓起来,谁知道对方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最近做得很好啊。”


他很开心,如果上述事件只发生其中之一的话。


问题是,这些事情扎着堆,一起向他涌来了。


简直就像是……要对他进行恶作剧前的预先安抚一样。


等等,不会隐藏摄像机又来了吧?!


光是想想,就不寒而栗。




整个公司的人都不正常。


在金有谦的意识里,似乎只剩下一个人,能够让他感觉他还处于相同的世界。


那个人当然是斑斑。


斑斑依然还是那个抢他零食、吃他炸鸡、骚扰他午睡、在他练舞时发出嘘声的斑斑。


这些平时总让金有谦头疼的坏毛病,今天却异常地让他安心。


太好了,斑斑没有被病毒感染。金有谦在心底思忖——那些对他的好,实在让他太过无所适从了。


可是,又觉得奇怪。


虽然平时斑斑也总爱来闹他,但没有像今天这样,做什么事都要先打他一下。


“哎金有谦!你在喝什么啊,也给我尝尝吧。”


啪地一下,拍了他的肩膀。


“咦,经纪人哥,这不公平啊,我也想回去睡回笼觉……哼。”


他自然而然成为泄愤对象,被打了一下后背。


“这是师兄送你的巧克力?金有谦呀,你再吃又要长胖了。想变小猪仔吗?”


腰上被捣了一下后,他手里那盒巧克力被抢走了一颗。


“有谦有谦有谦!起来了!怎么在练习室睡着了呀?师姐们要用场地了。”


真可惜就这么被叫醒了,他正做一个美梦呢。


“金有谦你点菜诶!我们吃泰国料理吧!”


不是说好他做主的吗?但他也蛮想喝冬阴功汤的。


“不要太得意哟,pd说不定只是随口说说呢。你要是有什么做得好的话,就只有长个子这点了。”


讨厌鬼,他因为高兴把话转述出来,谁知道这家伙立刻泼起冷水来。


不过,就当是在羡慕他的身高吧。




一天结束的时候,金有谦悬着的心才略略放下一点。


离开公司,回到宿舍,抬动脚步前还细致地到处检查了一遍——真的没有隐藏起来的摄像机吗?


斑斑对这一切无知无察,回到了宿舍就一头栽倒在床上,过了一会儿,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跳起来说,


“金有谦,我要洗衣服了,有什么要一起洗洗的吗?”


“呃……”他心说不会吧,难道斑斑也要开始对自己好了?“好像没有……”


“什么没有啊,我看你身上这件就挺脏的,哎呀还有汤的油渍……”做了个吐舌头的表情。


“喂,那明明是你泼在我身上的……”


“少废话了,脱下来,我拿去一起洗了。”


金有谦依言,乖乖地脱下卫衣,衣袖刚刚离开手肘,就被斑斑一把抢去,一溜烟地跑走了。


不对……


金有谦坐在床上,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大。


太不对劲了,绝对有什么猫腻。




斑斑没过多久就回来了,看得出已经精疲力尽,沾着枕头就开始呼呼大睡。


金有谦悄悄起身,往洗衣房走去。


这家伙无事献殷情,是在打什么坏主意呢?是悄悄帮他的衣服拿去和深色的混洗了,还是故意剪了破洞,抑或是干脆塞到别人的洗衣篮里?这样的恶作剧,很像是斑斑会做的。


但色调冷漠的洗衣房里却与平时没什么不同,只除了那个专门丢弃烘干机毛料纤维的垃圾桶里,似乎多了一些纸张。


普通的白色纸片,皱巴巴的新闻页一角,粉色便签纸……无一例外,全都是小纸条。上面带着胶带。胶带的部分上还粘着和他卫衣相同颜色的纤维。


他看了看,立刻就明白过来。


这些,都是斑斑今天借着和他肢体碰撞的空档、悄悄黏在他背后的东西!


看来刚才要他脱掉衣服,是不想要自己的恶作剧被发现啊……


金有谦无奈地笑出声,伸出手,轻轻拿起了一张。


却看见上面似乎写着什么。


非常细小而边角幼圆的字迹。




“有谦没有好好吃饭,请哥哥姐姐们分一点食物给他吧。”




“有谦节食太辛苦了,职员姐姐买杯他最喜欢的饮料吧,谢谢您了。”




“有谦这样练舞,会伤身体的,无论如何让他去哪里睡一觉吧。”




“有谦最近好像对自己很失望的样子,不要太严格了,请夸夸他吧。”




“有谦真是笨蛋呐!现在还没发觉。如果看到了这句话,请大家帮助我继续这个恶作剧吧。”




他把那一张一张的小纸条攥在手里,没有温度的纸页,渐渐发烫。


他看到每张纸条的最末,都留有一个相同的签字。




“BY 斑斑”








评论

热度(275)

  1. AranInn春风化雨 转载了此文字
    甜到哭泣
  2. 护食女顽童恶作剧一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