坛坛坛坛坛

美丽啊 向死而活

附诗者

磐洲:

我在水中等你


水深及膝


淹腹


一寸寸漫至喉咙


浮在河面上的两只眼睛


仍炯炯然


望向一条青石小径


两耳倾听裙带抚过蓟草的窸窣


日日


月月


千百次升降于我胀大的体内


石柱上苍苔历历


臂上长满了牡蛎


发,在激流中盘缠如一窝水蛇


紧抱桥墩


我在千寻之下等你


水来


我在水中等你


火来


我在灰烬中等你


    ——洛夫《葬我于雪》


 长发披遍我两眼之前


遂隔断了一切羞恶之疾视,


与鲜血之急流,枯骨之沉睡。


黑夜与蚁虫联步徐来,


越此短墙之角,


狂呼在我清白之耳后,


如荒野狂风怒号:


战栗了无数游牧。


靠一根草儿,与上帝之灵往返在空谷里。


我的哀戚唯游蜂之脑能深印着;


或与山泉长泻在悬崖,


然后随红叶而俱去。


弃妇之隐忧堆积在动作上,


夕阳之火不能把时间之烦闷


化成灰烬,从烟突里飞去,


长染在游鸦之羽,


将同栖止于海啸之石上,


静听舟子之歌。


衰老的裙裾发出哀吟,


徜徉在丘墓之侧,


永无热泪,


点滴在草地


为世界之装饰。


  ——李金发《弃妇》


   一者诚如尾生抱柱之沉郁壮烈,生死妆点他名目。
   一者哀至永无热泪之凄深孤寮,衰裙乱发铸之外身。


  莫刺以哀喜,我只做欣赏。

评论

热度(3)

  1. 坛坛坛坛坛磐洲 转载了此文字